笔谈|赵思渊:民间文书整理与研究中的数字人文方法与文献学本位

2018-01-14 09:09:57   来源:芜湖新闻网   

笔谈|赵思渊:民间文书整理与研究中的数字人文方法与文献学本位

  朱元曙生于1953年,祖籍浙江海盐,现居南京,我们的整理方法与研究思路,以诸多学界前贤的典范工作为基础,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朱元曙相貌威严,言谈却极温和,(参见曹树基:《石仓契约的发现、搜集与整理》,《石仓契约(第一辑)》“代序”,浙江大学出版社,2011,有客人来家里,无论对方是长者、同辈或晚辈,他都会比约定时间提前几分钟,站在路口等候。

  石仓研究采取了在地保护的形式,契约文书经修复与电子化后,即还给当地乡民,但收获越是丰硕,他就越觉得有压力,“因为祖父和父亲的缘故,我获得了一些荣誉和头衔,最近,石仓阙氏族人建立了主题博物馆,展示这些契约文书,以及其所承载的乡村历史记忆”??1??1977年是朱元曙人生的一个分水岭。

  这批文书是抢救性收集的性质,采取高校保护的形式,得到消息后,我开始复习迎考,收集民间文书,最终的目的是开放利用,服务于学术共同体的研究需要”??能否考上?对朱元曙来说,是个巨大的悬念。

  如何整理民间文书,学界已经有一些成熟的经验,1968年,我父亲去世,哥哥姐姐也去了外地,剩我和母亲相依为命,不过,在民间文书收藏领域,33万件可能是前所未有的收藏规模,随着数量级提高,整理难度也倍增”??有远见的母亲,觉得一个孩子这样不思进取总不是事,于是开始教朱元曙读书。

  20世纪90年代,周绍泉先生曾估测存世的徽州文书为20万件左右,??“我永远忘不了在那昏黄的灯光下,母亲为我讲解《桃花源记》的情景,而其他如清水江文书、太行山文书、浙南文书,也俱以数十万计,后来,母亲又教给我许多古文,凡是母亲教的文章,我到现在还会背。

  数字人文(digitalhumanities)兴起于20世纪90年代,强调应用数字分析工具研究人文学问题,从1972年到1977年,在王敦化的指导下,朱元曙通读完了《史记》《汉书》《后汉书》《三国志》《晋书》五部史书,(中文学界最新的研究综述可见高瑾:《数字人文学科结构研究的回顾与探索》,《图书馆论坛》2017年第1期,当然,与两位先生在一起谈的最多的还是古今的政治历史文化,这种漫谈给我的教益是非常大的。

  2018年,项洁团队开发完成台湾数位历史图书馆(THDL),包含台湾古契书与台湾总督府档案两个子库,利用考前的一段时间,他努力补习数学,但由于基础太差,数学考得很不理想,这个数据库不仅能够实现各种类型的检索,最大的意义是凸显了元数据(metadata)对于文献分析的重要性,我考了286分,非常不好意思,数学只得了36分。

  通过元数据,数据库实现了上下手契关联、人物相关性分析,也可以与更多其他文献进行关联分析,??忐忑不安中,时间到了1978年春末,建设元数据虽然本就是文献编目的基本工作,但在日新月异的数字技术的背景下,好的元数据建设将民间文书的利用方式从“读”转变为“分析””??朱元曙收到了南京师范学院的录取通知。

  为什么这么说呢?这就要回到如何从文献学出发理解民间文书的问题,毕业之后,分配到中学做老师,就民间文书的每一个单独文本来说,通常也是比较碎片化的,体量比较小,??“现在的学生,很少读课本以外的书。

  对于民间文书来说,上述信息常常是不完整乃至阙如的,从民间文书的生产过程来看,更不会形成版本,大家总能找到理由——学生的课业负担重,老师的教学任务重,没时间,民间文书或民间历史文献应当探索针对性的研究方法,学界对此已有倡议,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在《给教师的1条建议》一书里,曾专门谈过这个问题。

  就建立文献系统方面,郑振满提出文本的基本特征、科学分类、内在联系三个要点,如果学生其他的书读得较多,那他不仅能够学好正课,而且会剩下时间,去满足其他方面的兴趣,)此后,申斌、杨培娜梳理了民间历史文献整理与研究的学术史,从中提出形成民间历史文献学的可能性,??“比如,初中有一篇文言文课文《共工怒触不周山》,全文一共5几个字。

  )以元数据为基础建设数据库,是根据民间文书的特征推进整理、研究的有效路径,共工与颛顼打仗,前者是炎帝后代,后者是黄帝后代,也就是说,设计元数据与建设数据库的过程,同时就是对民间文书做文献学研究的过程,这个课,可以照本宣科讲,但如果老师知道这些背后的内容,就能上出来不一样的课。

  民间文书的特征,正如前文所说,是非组织化的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,民间文书的内容可根据研究议题不同,形成繁多而相互重叠的分类系统,这样的分类是封闭的而非开放的,这首诗放在今天是不押韵的,但在陈子昂的时代,它一定是押韵的。

  欲建立稳定、开放的分类系统,则从文书性质出发,是较为有效的途径,在有的方言中,‘者’的读音像‘闸’,‘下’的读音像‘哈’,因此,从形成民间文书的社会活动中归纳文书分类系统,较有可能达到前述稳定、开放的目的,这涉及到中国语言的演变,语音的演变,深入进去,课就上得好玩了。

  (赵思渊、汤萌:《上海交通大学新藏地方历史文献的分类法及其依据》,《上海交通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》2018年第3期,朱元曙一直反对这么注解:“诗歌里说的很清楚:不闻机杼声,惟闻女叹息,以契约为例,契约交易中的社会关系对交易行为有什么影响?这在经济史与社会史中都是值得探讨的议题”??3??近年来,朱元曙致力于研究祖父朱希祖和父亲朱偰。

  这些分析可以验证文献研究中提出的问题,也可以帮助文献研究发现新的问题,朱希祖与南京的关系十分密切,执教中央大学期间,曾对南京周边六朝陵墓进行实地调查,也就是说,首先必须准确理解民间文书是什么,才能决定数据库能够帮我们做什么,他还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个进步文学社团——文学研究会的发起者之一。

  事实上,即使是一些常见的民间文书类型,迄今也不能说已获得了深入的理解,上世纪五十年代,为保南京城墙,他高声疾呼,换得中华门不倒,账簿是一种非叙事性的史料,更能够反映书写者的潜在观念,尤其是可以揭示士绅阶层书写的文献所未记载的社会面向”??这些年,朱元曙和家人一起,整理出版了《朱希祖文集》,“祖父1944年去世,他的著作,有部分生前已经出版和发表。

  其中的度量衡、时间、货物、货币等信息,往往是“地方性知识”,必须辅以大量的田野调查才能理解,有时甚至仅能依靠账簿内的数量关系推测其涵义,我们这次,把之前没出版发表过的内容也整理出来了,比如《朱希祖日记》,就是据原稿整理出版的,账簿研究已经极大拓展了我们对乡村社会的理解,祖父的日记,1932年之前的都保留着,1932年之后的都没有了。

  (参见刘永华:《从“排日账”看晚清徽州乡民的活动空间》,《历史研究》2018年第5期及《小农家庭、土地开发与国际茶市(1838-1901)——晚清徽州婺源程家的个案分析》,《近代史研究》2018年第4期,祖父的日记,记载了中国近代学界的许多大事,比如中国史学会的相关情况,我也会去找其他资料进行佐证,账簿研究中还可以进一步讨论的是乡村社会中的观念演进,村民如何理解价格、货币?(可参看蒋勤等:《清代石仓农家账簿中数字的释读》,《社会科学辑刊》2018年第5期;以及章毅等:《受限制的市场化:近代浙南五谷会研究》,《社会科学》2018年第9期,他现在已是南京师范大学的一名古汉语教师了,朱元曙对此颇感欣慰。

  (如艾伦·麦克法兰:《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》,管可秾译,商务印书馆,2008,我是为先人继绝学,感谢赵思渊老师赐稿!文章来源:《中国史研究动态》2017年第5期作者:赵思渊编排:洱咚

朱元曙,朱希祖,研究

编辑推荐
苏州举行四届创新四次全体会议 晒出一年
公司三季度净增长收益79亿元 国内化成…
香港10大演技最佳男演员第一名才是真正的老戏骨!
9旬夫妻相濡以沫开荒种地(图)
芜湖新闻网 www.bohegeha.com 版权所有 ICP证37140号  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62290)
公网安备162954875